南瓜派

我非常討厭「管事」,以前大學的經驗太差,畢竟權力義務沒相對應時,擔任管事者基本上是「折壽」。

管理首重組織文化,不是在辦公室放零食電玩SPA健身房那種,而是你能否以身作則,發揮自己職位該做的事:擋下該擋的,發言講出下屬不敢說的,誠實面對大家坦承自己不足處,能替大家解決或更好做事的部分。

中階管理工作核心是妥善分配資源,想清楚目標,下決定(並廣收大家意見)並橫向/垂直溝通,適度斷點/揭露讓執行者更專注/清楚自己的目標;

我不曉得這兩年是否做得好,但盡力讓週邊人更好做事;或者說,讓他們專心做擅長/想做的事;合作算不錯的同事離職後,組織橫向間的流動也停滯中斷,即便想補守備距離也遠到無能為力,或者說那功能從未沒被定義清楚過,只是同事跟我們用默契彌補起來。

每個角色被賦予的功能必須被清楚定義,這說來容易實際上困難重重;大部分效率低落成效不彰的組織,最大問題不一定是決策層的方向錯誤,而是執行面角色混淆不清,管理層功能不彰。

套用軍隊階級大致分為:軍官(方向決策+資源規劃) — 士官(戰術規劃+變更+執行) — 士兵(執行戰術+回報),大部分組織問題就在士官階級難養,他必須理解上一級的視野,提前預估並開始著手規劃盤點資源怎麼用才能達成目標;同時他也必須能下場執行,並隨時動態調整現地戰術。

真心覺得大家應該都要去上點軍事課程,尤其是情境模擬,你就會知道建立起指揮鏈,情報傳遞,現地狀況改變等各項變數混雜時,怎麼持續往前推進目標。

--

--

會跟范奇文攪和一起的,自認很獨我也服了

韓粉統派預謀槍殺台美人

長老教會在加州的教堂,遭統派韓粉預謀駕車到場,反鎖教堂門後持槍掃射的槍殺案,最後造成一位醫師身亡多人受傷,美國警方已將案件定調為Chinese Kill Taiwanese ,帶有政治目的的兇殺案

台灣社會震驚之餘,幾個不意外的自媒體KOL也開始發作,只是這次加入一個新面孔:敏迪選讀;中間過程就不贅述,你看到范奇文、顏擇雅,或是新加入的敏迪(百靈果沒看,基本上不花時間看垃圾資訊),大抵不脫以下基調:

不要撕裂族群

這是單一事件,不是每個統派都這樣

我們要理性中立,不要貼標籤

除了幹你娘大概也沒啥好講的,「韓粉統派預謀槍殺台美人」一句話可以講完的事,這些人寫上千字模糊焦點,被留言反洗還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不對,例如敏迪否認自己替統派洗白,這說明問題在潛意識裡

不認為自己會遇到一樣的事

發生任何事,只要有人跟你說不要有立場貼兇手標籤,這是撕裂族群云云;這些人絕沒把事件受害者當成自己同胞,當成自己人感同身受;因為他們從不認為自己同受害者一樣遭遇,所以可以「裝成」非常超脫的第三方,用上帝視角事不關己的態度談論「理性中立」;

為什麼不認為自己可能會跟受害者有一樣遭遇呢?他們在潛意識深處就不認為自己跟「我們」同陣營,只要出事他們就會跟百靈果一樣逃,所以不認為自己有一天會遭遇統派衝突

這才是他們可以輕鬆地「教育」我們要理性要中立,即便 80 年來撕裂迫害壓迫台灣人的,就是這些人的父母/祖父母輩,這就是事實

依照本能辨識彼此

人的動物本能是無法言喻或理性分析,但你就是會依靠一些言行互動判斷眼前這人是不是可以來往互相;

看到加州槍擊案為什麼你我感同身受,感到憤怒?因為你我潛意識知道下一個被槍殺的就是我們自己。

我們感到憤怒,我們知道兇手就是統派韓粉,我們知道中國國民黨過去怎麼屠殺迫害,我們知道中國共產黨怎麼對付少數民族跟韭菜,我們也知道竹聯幫白狼黑道就是有槍,會配合中國對我們發動攻擊,這就是我們每天看到的「現狀」,所以我們不需裝做沒立場,因為我們自己就是當事人。

只有不認為自己將面臨統派威脅的人,才用事不關己的態度,寫一千字垃圾來「教育」我們,再辯解他們不是替統派洗白,不管敏迪顏擇雅或其他文青都一樣。

任何事後辯解在我看來都是多餘。

從不把自己當局內人

他們拼命說自己不是統派,沒有替統派洗白的意思,嚴格說這也沒錯;

他們的潛意識認知是,從不把自己投射在兩邊角力中,認為這與自己無關,這一切都是塔綠班跟韓粉之間在亂,台灣社會明明很正常,就如同柯文哲底下那擦汗女或時代力量支持者那樣…自認很獨,卻會跟范奇文百靈果攪和一起。

這種自認很獨絕對不是「我們這邊」的獨啦 wwwwww 沒有病識感什麼咖小都說自己獨;當然,他們是民進黨目前新生代支持者主要構成,但這種歲月靜好的日子快要結束,他們最好祈禱民進黨穩定執政2022/2024到2028,不然從不把自己帶入統獨衝突,不預先準備戰爭到時候就是拖油瓶而已

--

--

以意識形態為壁壘的兩個集團早已成型,烏克蘭衛國戰爭只是加速這一進程,寄生於美國秩序傘下,與俄羅斯交相賊牟取買辦利益的德法也得被迫選邊站位。

很多職業是在歲月靜好時衍生出的假性需求,一但發生巨變,如全球性生化危機或外敵入侵的衛國戰爭,系統需要反應時,這些職業連雞肋地位都比不上,直接淘汰拋棄:例如藝文美術、影視娛樂到設計皆是如此。

--

--

學生時代對當時學校方針不是很認同,設計課就是叫大家參加比賽,什麼光寶技嘉iF紅點,一方面我這種沒天賦才能的根本不知比賽在幹嘛,真的很像說故事比賽;再者設計課都參加比賽,那幹嘛在學校浪費時間?

十幾年後資訊流通近乎無時差,「設計構想」可能早在地球某個地方早就出現,新興(?)的 UIUX 領域,不同專業大量進入,讓這領域快速發展,傳統的美學視覺風格、操作流程、心理學、動態互動設計、用戶研究、數據追蹤操作、到商業策略、產品定位等;反觀「工業/產品設計」的教育養成方式似乎還在「概念構想/比賽」這事上打轉,令人費解。

看不出專業的頒發邏輯

金點設計獎今年頒給一個規則搞錯、市面已有的圍棋設計金獎,引來眾人質疑評審在討論時從未去請教過圍棋專家,釣出職業棋士也在底下笑翻,讓這獎項淪為笑柄,最後做出撤銷獎項的決議又再次公關自殺…但這獎項不是重點,一個百元商店玩具設計不是很重要,變成笑話也沒什麼大不了,重點是今年的概念設計首獎讓人看了傻眼:

先聲明:我跟得獎學生無冤無仇,但這設計跟我認知、學習、接觸的知識實在差太遠,設計不是只要做美美的白白的就是好設計,太多與現狀不符的構想;除非有其他我不知道的知識,那就麻煩告知,否則真的不能埋怨其他專業笑(工業)設計師是美工啊(´༎ຶД༎ຶ`)

--

--

內捲與張獻忠時代

叛逃者攜帶的情報,迫使新羅馬繼任者*被迫加大力道,帶頭追究這場由天朝製造,引起數百萬人死亡的瘟疫,總計幾千兆美元的損失。

追究賠償只是過場形式,無論結果終將重演1920下的世界格局,運氣好點躲過時代巨輪絞肉機,進入1949後的鐵幕格局;但更大機率是迎來1940等級,由意識形態主導的價值觀衝突總體戰動員。

無論何種格局,台灣都是衝突的起點與終點。

敵我辨識認定標準,早在 20181124 那天起,從要求指控方證明自己有罪,變成得拼命證明自己毫不知情,廣大被利用的吃瓜群眾,才能躲過送往太平洋上的關塔那摩挖鳥糞看星星的命運。

三十年前喊「台灣獨立」惹來殺身之禍,四個字即代表人格與道德勇氣;十五年前不怕週遭眼光,表達愛台灣立場贏得立足之地;甚至在2018時,逆風表達「我支持民進黨,我支持蔡英文」都可歸類在1450 — 至少上車。

但 2021 年現在,白區黨隨時轉眼說自己愛台灣,台美關係友誼長存;代理人一扭頭也能說自己擁有滿滿台灣價值;從選擇陣營到被陣營選擇,話語表態已不復意義,端乎你的個人積分有價值高低而已。

之後,將變成用幾對敵人耳朵,才能證明自己身家清白換來幾餐熱食。

大洪水前夕

參照軍事動員架構的傳染病防治法、因應健保而生的資訊系統、猛虎先祖遺留下的戶政制度、以及更重要,在將近1/3的劣等人與1/3的費拉參雜,近乎腹背受敵的條件下還能守住一年多歌舞昇平的行政力,在其他國家眼中是不可思議也模仿不來的成就。

為重新劃定勢力疆界而進行總體戰動員的新羅馬,疆界上每個部族下個30年的發展命運將重新被決定;地理優勢決定一族命運,決定新羅馬命運的關鍵,終將回到海權時代;

陸疆部族將因自身歷史德性而被拋棄,而德性過高反被新羅馬強制封印的東方猛虎也將被喚醒;曾與之有過歷史連結,至今文化情感高度存依的海島民族,也將做為新羅馬猛虎戰略側翼而重新編入麾下。

證明資格時刻

每一個能在圓桌上講話的盟友,都在過去50年間用鮮血證明自己的能耐;不符比例的戰略資源源源不絕投入,暗示著對內政掌握的擔憂,也宣告帝國勢力重新進駐,檢驗海島民族是否能擔起新羅馬軍團倚重犄角,或只能充當軍團輸血,等候收割的雞肋奴工,為總體動員考核的正式督軍;

靠帝國模糊政策,幻想柯氏三角形想方設法套利的時代已過,即便靠自我宣告而選邊的時機已經結束,投機套利者將與白區黨被扔進競技場中,靠相殘來爭取最後能上船的渺茫生機;

民主進步黨必須在新羅馬聯盟面前證明自己有資格坐上圓桌,內部清洗與大逮補必將是殘酷無情卻無可避免的成長必經,海島人也必須證明自己具有新羅馬公民資格,配得起民主進步黨的優秀執政能力。

--

--

這篇寫在六月三號,原本不公開只讓好友自行複製轉貼,但在在印證我們某些人先前一直在看的局面。

以前當甲駕兵班長都會把每台車的壞掉零件盡量組在同一兩台車上,這叫做損害控管跟缺失集中,12台甲車只有兩台壞掉,跟十二台可能走在路上不知道哪台壞掉比起來,怎麼做很清楚。

雖然很多人希望CDC中央跳下來接管雙猴市,但這恰好是雙猴市長自己的願望:有意無意地搞砸後,讓中央來接爛攤,一接管全部死的人跟民怨都會直接變成沙包黨來扛,這很殘酷但沙包黨絕對不要接這包,否則雙猴市長立刻就沒責任在旁邊開始說起風涼話。

先前疫苗不明時很難講,現在日本美國疫苗來了,沙包黨完全立於不敗之地,只是雙猴境內1450要比較辛苦一點,雙猴市已經是污染區了。

我們1450是生存率很高的炮灰,我們一定要扮演好炮灰該做的責任,我住在雙猴境內租屋,老家基隆我也不會跑回家把病毒帶回去,這就是我在衛國反共戰爭中該盡的義務。

雙猴市民要有自覺,自己早就被雙猴市長當成可玩弄的籌碼在跟民進黨叫板,我們 1450 真的不要怪民進黨冷酷,你讓民進黨現在接管,2022/2024 一定輸慘到底。

--

--

中國買辦跟代理人從一開始吵AZ有問題,等到 Moderna 進來又說 Moderna 也有問題要買BNT,現在又說國產疫苗很可怕。

看到一堆高學歷的智障(例如同樣是成大工設的)會跟著成衣商在質疑國產疫苗,這些人大概不知道國產疫苗高端去年就獲得美國國衛院的技術授權,這戰略價值大概就像美國把愛國者飛彈技術授權給你,你要怎麼發展適合自己的構型跟數量自己決定。

讓你自己發展授權,避免之後還要到處買疫苗,等於讓對付中國病毒生化戰的台灣第一線有了自產武器的基礎,但這些要跟高學歷智障解釋有點困難,把他們都截圖收好,之後清算時拿出來一個個做貢丸比較簡單。

--

--

這篇不是寫給想要中立理性的人看;年紀越大,越發現不該花時間在沒價值的人事物上;人生苦短,練身體,集資糧,整裝備,存好錢,能遇到志趣相投的人很好,但一切都是為了準備大洪水時刻,身在台灣不這樣準備,是沒辦法安全活下去的

林瑋豐被紅白黃拖出來燒到全家去河濱公園活都沒關係,就算娶民進黨人當老婆也不代表是什麼綠營網軍(尤其沙包社群網路部那種廢物單位);一個在1450界普遍認為時代力量塗粉者,與眼球中央好來好去的記者,被當1450 這絕對是種羞辱,我們沒有這種廢物。

林瑋豐要是綠營寫手,黃國昌就是台獨舵手了

簡單又實用的原則

應對中國發動的認知戰,很簡單但很多人偏偏就是把它搞得很複雜:

中國去死

任何跟中國有關的,直接或間接讓中國國民黨得益的一率當敵人看待,基本上八九不離十鐵定沒錯。 你不需要像民進黨裡面的左派白癡,每每寫幾千字又要引述又要論證啥小,「中國去死」四個字就能講完,卻越搞越複雜最後還做出跟統派一樣結論,真他媽智障。

黃白雞粉總以為自己受過教育,所以必須公正無私看待民進黨與中國國民黨,就如同美國也有人權問題,所以把美國跟中國放在一起檢視,這樣才叫「和平理性」

如果上面這段你都分不出哪裡有問題,那難怪風怎麼吹你就變成什麼形狀,超過三十歲還分不出差異那你也沒救了,只要記得「中國去死」四個字跟阿密陀佛一樣三不五時放在心中默念,看有沒辦法保佑你做出正確。

這就是命題的重要與精妙處。你一開始的命題正確,就不需要糾結半天繞也繞不出來,你不需再「思辨」該用什麼態度看待統獨/藍綠立場,也不需苦惱怎麼「判斷」國民黨跟民進黨哪一黨比較爛。

認知作戰的重點就是希望你困在思辨判斷,這些正是敵人想要我們去做的。一但你落入這個命題,就代表敵我分界開始模糊,創造心理上可以滲透的破口,進而掉入統戰陷阱中。

--

--

華航狗男女跟一堆垃圾台灣人在萬華不戴口罩相幹,導致雙北爆發社區感染蔓延全台灣,結果雙北市長沒爆發前成天說準備好了,一爆發後連疫調足跡都不做,一堆感染者從雙北溢出到全台各地, CDC 一邊收拾善後一邊還得應付低智商台灣人的腦子。

連正常的校正回歸數據都能被一群有受過高等教育的白痴嘲諷,證明這社會過得太安逸,民進黨政府完全沒搞懂台灣社會的本質就是畏威不畏德,你得用鞭子跟恐懼來控制他們的行為,把他們當人看反而會讓自己被這群白痴瞧不起。

看到一個很好懂的例子,白痴們或許才能理解:

你媽上週死,今天領死亡證明

所以你媽是今天死?

明明簡化流程協助雙北檢驗基層消化案件,卻可以變成陳時中蓋牌,這只是反映了這社會需要用一場真正的瘟疫洪水把德性低下的垃圾趁機清除,越早準備物資裝備,體能與心理建設,越能在洪水來臨時存活,並把這些統派覺青垃圾一個個踩進水裡淹死他們。

淹死他們

--

--

南瓜派

南瓜派

設計從業員 x 福爾摩沙塔綠班路燈戰士